改变学校

作者:阮揿

<p>当天的书</p><p>对于埃德加·莫林来说,学校教育必须与学习生活押韵,在高尚的意义上</p><p>作者:Camille Teste于2014年9月18日16:11发布 - 更新于2014年9月18日16h58播放时间2分钟</p><p>订阅者文章如果互联网挑战学校的知识垄断,它还有目的吗</p><p>是否仍有必要培养未来的公民</p><p>对于埃德加·莫林来说,学校教育必须与学习生活押韵,在高尚的意义上</p><p>这位哲学家在一百页内报告了实现它的必要工具</p><p>他首先提出要反对将错误与失败联系起来的倾向</p><p>在法国教育体系中,对错误和不确定性的恐惧是实现知识的必要步骤,它会对自信产生巨大的损害</p><p>为恐惧在公共场合讲话的恐慌的成年人开设的公开演讲班是由于担心从小就在学校中灌输的判决</p><p>形成哲学教师和学生之间沟通的细分可能没有帮助</p><p>结果是缺乏有害的相互理解,导致拒绝和排斥</p><p>我们需要在课堂上重新引入仁慈:儿童,教师和父母必须共同努力,争取实现所有人的理想目标,而不是相互对立</p><p>考虑到“教学热情”,即对学习或教学的热爱,在课堂上被滥用的想法产生共鸣,敏感的东西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舞蹈,诗歌,电影都是赋予生命味道的学科</p><p>面对科学学士学位,对文学学士学位的某种蔑视证明了这种高估的可理解性</p><p>如果我们不能忽视科学教学,它必须与其定性对应物(文学,艺术)齐头并进</p><p>然而,改变教育是这些学科向学生呈现的方式</p><p>当一个人讲述它的历史,它在现实中的具体应用以及打破其演变的辩论时,它就会获得更多的意义</p><p>从这个意义上说,将哲学置于教育的核心并不是一种知识势利势力,....